A36 严希纯 接管和创立中国科学院的人
返回上一页

 

 

严希纯(1897—1965)贵州印江县人。原名严俦,又名严绍彭。清朝书法家严寅亮之子。少时就读于成都第一小学。辛亥革命后,随父到了贵阳。一九一四年考取贵州省立模范中学,一九二二年九月,进入南京河海工科大学水利工程系,结识共产党人恽代英、肖楚女,开始从事革命活动。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担任中共河南支部委员。一九二五年成为“上海惨案后援会骨干”,一九二六年四月获河海工程大学学士学位,受中共派遣赴广州参加国民革命。

 

北伐战争中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地以上海中法大学医学科讲师、上海科学社编辑、上海工务局技佐、山西民族大学教授、桂林科学印刷厂秘书、昆明煤铁公司工程师等公职从事工人运动。一九三五年中央红军长征期间,担任中央军委的交通员,并使红二、六军团顺利通过贵州毕节地区。此后在上海坚持中共的地下斗争,在中央特科(红队)工作过。曾被国民政府当局逮捕,后获释。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进入上海市公安局防护团任教官。

 

一九四O年开始在周恩来和中共南方局的领导下,以重庆工业合作协会专员、工程师名义,从事党的经济工作,进行抗日活动。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转赴香港,先后担任大千印刷厂经理、达德学院教授、“文汇报”科学生活周刊编辑等职务。

 

中共执政后,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参加接管和创立中国科学院,历任中科院秘书处长、办公厅主任,并筹建中国科学出版社,任副社长。同时他是政务院参事室参事,科学技术委员会计量局副局长。一九五二年出席亚洲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一九五三年受中央派遣赴苏联学习。回国后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还先后担任全国侨务委员会主任和全国科协、“光明日报”的名誉职务。他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于一九四八年加入中国致公党,成为致公党中央常委兼秘书长。

 

在中共中央召开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非党派民主人士一九五七年五月十六日的座谈会上,中国致公党秘书长严希纯说:“合作共事关系搞得好不好,党与非党二方面都有责任。今天本着‘春秋责备贤者’的精神,党员应该负主要责任。许多党员不了解解放前在白区工作的艰苦,党和民主人士一同斗争的血肉关系,仅仅把今天对民主人士工作安排当作照顾,当作点缀。”谈到机关中如何体现党的领导问题,他说,党的领导并不等于不管党员称职不称职,把他放在什么岗位上,就体现了党的领导。严希纯举出了这样一件事例:一个图书馆内有一个图书馆专家,做了十几年工作,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党员作他的科长。

 

严希纯说,有的在科学机关作领导工作的党员,自己不懂科学,又不虚心,不懂还要装懂。有些党员还把领导科学技术机关看成像带军队一样,把科学家、教授、工程师一律当作下级,不尊重他们的意见,也不给以应有的礼貌。他还说,科学技术工作在研究过程中是允许失败的,但现在要追查科技人员的责任,甚至怀疑有政治问题,加以逮捕。这样专家们如何敢于负责呢?

 

严希纯还谈到当时推广先进经验中的一些问题,例如混凝土用竹筋代替钢筋。他说,听说有些地方已盖了四层楼的房子,我很担心,幸而最近国务院否定了这种所谓的先进经验。又例如北京筑了很多质量不好的马路,光冒浆。据说原来认为用少量的钱造很多的路是先进经验,其实这是常识都通不过的事,根本不应认为是先进经验。

 

最后谈到人事工作,他说,党外领导人对人事工作是无权过问的。人事部门往往只重政治,选拔一个一个考试成绩最坏的学生出国留学,就因为他是党员。这是很大的浪费。有一个党外干部出国路经苏联,回来说红场不大,竟叫他当众检讨。严希纯还希望早日解决那些在国民政府时期因失掉革命的关系,自己去创造条件进行革命,而由于肃反、审干中的偏差而抬不起头的共产党员和民主人士的问题。

 

他在中共中央统战部举行的座谈会上,以国家计量局副局长的身份鸣放道:“领导上派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科长去领导一群专家,这样做,是不能使非党人士心服的。”这类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他还鸣放了许多许多。

 

严希纯这个二十年代就加入中共的早期资深党员,中共派他打入以海外华侨为对象的中国致公党的本意是要他代表中共“统战”致公党。不料,他自己却被致公党主席陈其尤、中央常委黄鼎臣的反党右派集团“统战”了过去,成为集团的重要成员,着实让中共恼羞成怒。奉中共之命打入民主党派内部的中共特别党员在反右运动中几乎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唯独谢雪红和严希纯两人例外,成为中共的叛徒。

 

严希纯被中共清除出党,但保留了中国致公党的党藉,降为中国致公党的普通党员。一九六五年在北京病逝,免除了文化大革命的劫难。

 

 

 

                                           20081

返回上一页